香蕉小说正式版app

“哎。”

张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听完范增明的描述,他大致已经知道这些谣言的源头在哪了,他转过头来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蒲梓潼,脸上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蒲梓潼见张嫌用鄙夷的眼神看向了自己,故意装作无辜的样子,用手不断捋着额头前的几根荒诞不羁的刘海,眼睛仰视着自己芙蕖般丝滑的头发,故意闪躲着张嫌的凝视。

“所以呢,你上台检讨的时候用不着紧张,准备在大家热情的赞扬声中闪亮登场,然后勇于承认自己为爱私斗是个迫不得已的错误,你的英雄骑士形象就会深植于大家的心目中,迎来的肯定是众人的掌声,真正不好过的应该是叶燎,既输了人品又输了战斗,现在名声也荡然无存了,他上去做检讨的时候才会有好戏看呢。”范增明一脸坏笑的劝解着张嫌。

“范大哥,这公开检讨该不会是……”

张嫌听完范增明的话,心中豁然开朗,苦笑着,使劲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话从嘴里跑出去了一半,另一半被张嫌抿口收住了。

“嘿嘿,你猜的没错,公开检讨的事是我提议的。”范增明继续坏笑着说道,然后又露出了云开月明的神色。

张嫌还能再说什么,蒲梓潼故意用造谣来加深情侣关系的可信度,把张嫌这个挡箭牌使足了劲往前推;范增明则故意提出公开检讨,目的是为了宣传张嫌英雄救美的感人爱情故事,给张嫌造势,增加张嫌的舆论竞争力,这俩人都在用自己的手段来实现期望的效果,结果居然是相辅相成、相互影响的把张嫌给捧成了一个英雄形象,这让张嫌有些苦笑不得。

“对了,范大哥,只是五个人的公开检讨应该不需要花费一整天的时间吧,公司还有其它事情要宣布吗?”蒲梓潼打断了张嫌和范增明之间的低声细语,问道。

“你看看,你看看,张嫌你好好跟蒲姑娘学着点,你就没有人家那种聪明劲儿,蒲姑娘看问题总能看到点子上。”范增明不吝言辞的赞扬着蒲梓潼道,说话的语气就会张嫌的娘家人一样。

“果真有其它事情?”张嫌也很想知道开会的原因,紧跟着问道。

“上午是公开检讨会,下午是关于培训末时的猎魂战和新人战的提醒,往年培训末时的新人战只有公司新人参加,偶尔会邀请九大家族的新人魂师前来,这事蒲姑娘应该知道,九大家族基本不会派人前来,大都找个理由搪塞一下也就过去了,不过今年不大寻常,九大家族争先恐后的申请参加,代表家族出战的新人也都是实力不凡,为了应对今年这种情况,郑执行官需要做一些提示。”范增明认真的说道。

等待王子的清雅女郎

“哼,不就是冲着我来的吗?”蒲梓潼冷哼道,缓缓陷入了沉思。

“不对呀,九大家族包括曹家、叶家、蒲家呀?咱公司不是已经有三个了吗?”张嫌不解的问道。

“当然包括,只不过蒲姑娘本身就像个绣球,每个家族派出来的狮子当然越多越好,曹玄青和叶燎那俩人就不用多提了,虽然是族内精英,但是论实力也不一定算是最强,他俩很有可能就是作为先遣队来试水的。”范增明解释道。

“看来事情不简单了啊。”

张嫌嘀咕了一句,便自顾自的低下头喝着碗里的糁汤。

饭后,张嫌三人一同来到了集训厅,因为三人之前一直在餐厅的角落里吃饭聊天,到会厅的时候已经时候不早了,大部分人都已经提前赶到了,习惯性的站在集训时的指定区域,大厅里的来人比新人培训初期少了近三成,张嫌也从范增明那里听说了,新人中有放弃成为魂师的,有已经被淘汰的,留下的人中,即使没成为魂师也还有一个月的机会。

果不其然,公开检讨会就是让张嫌五人上台做自我检讨,这五人之中还有范增明和侯百烨这两个领队,由于蒲梓潼散播的消息影响,张嫌上台时大家均报以热烈的掌声,甚至还有人喊着“好样的!”之类的声音,即使张嫌只是在读检讨书,在陈述事实和承认错误,但是大家更愿意相信这是为了通过审核才故意这么说的,在无名大众眼里,骑士决斗、英雄救美远比普通的私斗要有意思的多。

也正因为如此,叶燎上台的时候底下是嘘声不断,在众人的指责声中,叶燎差点就魂力暴走,但是看到站在一旁的郑天秦死死的盯住了自己,叶燎只能怒目环视、以眼杀人,不敢真的出手。

张嫌突然感觉到,这场检讨会策划人不仅仅有范增明,郑天秦应该也参与了进来,因为在检讨结束之后,郑天秦还把叶燎写给张嫌的约战信件给公开了,这让所有人都认清了叶燎傲慢,大家更加坚信这是一场关乎爱情的战斗,而胜利者属于一个敢于守护爱情、敢于不畏强势的弱势魂师,这种童话般的故事已经在大家心中根深蒂固了,现如今就是张嫌自己出来辟谣,估计也不会有人相信实际并没有这么高尚。

上午的检讨会结束前,郑天秦发表了讲话,他严厉批评了所有参加私斗的人,并把这次私斗当成了一个典型事件来做规章普及,向大家宣称这是不合乎公司规定的,然后又把公司的新人培训守则原原本本的念了一遍,最后做出了更严厉的警告,今后谁如果敢挑起私斗,谁将会直接被开除出公司,这话明显是针对叶燎说的。

“最后再说一句,有恩怨、有情仇、想私斗的人听好了,培训末期有一个名为新人战的擂台赛,恩怨可以在那里光明正大的解决,新人战的事我会在下午的会议中告知大家,现在散会。”

郑天秦说完总结词,便结束了上午的会议。

“终于结束了,我在台上都紧张死了。”

郑天秦从会厅前门离开后,张嫌伸了个懒腰,对着范增明和蒲梓潼抱怨道。

“怎么样,在台上被那么多人的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是不是很爽啊?”范增明拍了拍张嫌的肩膀玩笑道。

“打住,那些人崇拜的不过是一个童话爱情的故事理念,我只是那种理念的临时化身,如果当时出手的不是我,而是阿猫阿狗或者张三李四,再加上别人这么一顿宣扬,依然也会有人崇拜他们,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张嫌冷静的回答着,他已经看透了自己成神的本质。

“聪明不膨胀,果然不是叶燎那种无脑的傻子能对付的了的。”

张嫌、蒲梓潼和范增明三人正围成一个圈在大厅后面的角落里说着悄悄话,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张嫌身后响了起来。

听到声音,张嫌本能的反应了过来,快速转过身子,看着来人,正是魂师世家曹家的曹玄青,略带不爽的回答道:“原来是曹公子,九大家族的人不是喜欢跟踪别人就是喜欢偷听别人说话吗?”

“曹玄青!”

与此同时,范增明和蒲梓潼也异口同声道,但是两人的反应不尽相同,范增明的反应更为平淡,蒲梓潼的反应则是生气,估计蒲梓潼还记得和曹玄青的对战的场景,虽然曹玄青受伤不小,但是蒲梓潼的魂力也消耗殆尽了,所以算不得谁输谁赢。

“我没有恶意,你和叶燎的战斗我看到了,一个月的时间进阶到魂师高级,还修炼了一个不错的体魂技,那叶燎碰不到你倒也不冤,不过你别忘了,他在我面前还是差了一些,那天是你在窗口偷看我们战斗的吧,我只用了八成实力就解决了他,所以戏耍叶燎不值一提,我不是来做劝降之事的,想和你认识一下,你已经有了被我重视的资格了。”

曹玄青说明了来意,冲着张嫌伸出手去,示意要和张嫌握手。

握手,看似平平无奇,却是斗智斗勇的浓缩战场,一握便能互探实力,一握便能定两人间的太极乾坤。

站在张嫌两旁的蒲梓潼和范增明见曹玄青伸出手来,同时一步跨出,想要挡在张嫌的面前,代替张嫌握这个来者不善的手,帮张嫌挡下这一次的殊斗。

就在蒲梓潼和范增明跨出的一步还未落下的时候,张嫌看着曹玄青,脸上露出欣然微笑,直接把手伸了出去,和曹玄青握在了一起,回应道:“谢谢,新人战上我会领教一番。”

“你居然……,果然不简单,有意思了,新人战上我就不会留手了。”曹玄青和张嫌握了一下,便把手收了回来,嘴里不禁赞叹道。

曹玄青也修炼过体魂技,魂技等阶比叶燎的高上不少,结果在他握住张嫌的手掌时,体魂技开启,用出最强魂力狠捏张嫌的手掌,结果半天也没能捏动张嫌手掌半分,反而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张嫌给钳住了一般,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得以挣脱。

曹玄青能感觉的到,张嫌的魂力绝对不止高级魂师等级,比魂师高级还要强大一些的也是初级大魂师了,也就是说,眼前的张嫌,从新人到初级大魂师只用了两个月,而他却修炼了三年,这种天赋让他这个见多识广的曹家精英也不遑多让。

“嗯,我也会力以赴。”

张嫌依旧微笑着,在他看来,曹玄青虽然魂力不如叶燎强大,但是实力应该在叶燎之上,他刚才把魂力尽出将源天玄体开至最大,才顶住了曹玄青的攻势,即使是这样,曹玄青依旧能把手从自己的钳制中挣脱出去,就算用了技巧也罢,却也不是叶燎那种货色能比的,值得正视。

曹玄青点了点头,回身离开了。

张嫌看着曹玄青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与其握过的手掌,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抑制着内心的兴奋。

张嫌在握手的时候趁机对曹玄青使用了碑魂拓,已经把曹玄青的实力探了个底,等到下次面对战的时候,张嫌已经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午饭的时候,范增明、蒲梓潼聊了不少关于曹玄青的事情,张嫌不断倾听着,之后就各自回到了房间,张嫌这两个月的修炼过于拼命,正好利用今天的时间让自己休息一下。

整个中午,张嫌都在自己房间里面睡觉,一边睡觉一边控制着身体施展源天启魂功,把锻魂率刻意降到了六成,这种缓慢吸收不会对休息造成影响,也不会对身体造成负荷。

下午的会议如期举行,郑天秦介绍着猎魂战和新人战。

“猎魂战”就是捕猎亡魂,猎魂战前,每位新人都会发一个储魂魂器,猎魂是组队出战、单人捕获,每人只要能在规定时间之内捕捉到一只初魂和一只低级恶魂魂即可。

猎魂测试只不过是为了检验马上成为魂师的人是否已经具备实际的猎魂能力,成为魂师是一方面,能对付亡魂又是另一方面,公司的目的是猎捕亡魂,只有能做到的人公司才会使用。

“新人战”顾名思义就是为新成为魂师的人准备的实力对抗赛,确定有了猎魂捕魂能力之后,还要展示一下个人的整体实力。

新人战是擂台赛,考察魂师的综合能力,所有通过猎魂战的人都要参加,往年的新人战更像是公司新人的内战切磋,而这次不同了,九大家族都会委派一名族内的年轻新人前来,其实力都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等级提升了不小的档次。

“新人战擂台上是不允许下杀手的,出手致人死亡会失去资格,所以你们尽量把自己的所学展示出来即可,发现不敌的时候就马上认输离场,不要逞强。你们底子薄,但是极具天赋、未来可期,不要在新人战上出现伤亡,当然,如果你有实力更好,进入前四名会得到公司丰厚的奖励,第一名会奖励魂器、魂技各一个,第二名可以在魂器和魂技之中选一个,三四名得到的是两千元的现金奖励,魂器、魂技会在届时公开,希望大家能尽可能的展示自己学之所成,为公司争些门面。”郑天秦道。

郑天秦这话一方面是劝诫新人有自知之明,一方面也希望这次不会因为九大家族的到来导致公司太丢面子,他应该是认为这两种情况极有可能会在日后的新人战中出现,所以希望自己的规劝能起到一些效果。

“看来这九大族来人不只是精英啊!”

张嫌感叹道。

香蕉小说正式版app已关闭评论